打印页面
< 返回
目录 > 有关教育局 >
表格及通告
-
表格
-
通告
< 返回
目录 > 有关教育局 >
年度开放数据计划
-
年度开放数据计划
-
公共资料
< 返回
目录 > 课程发展 >
主要教育层面
-
幼稚园教育
-
小学教育
-
中学教育
< 返回
目录 > 课程发展 >
评估
-
基本能力评估
-
参考资料
< 返回
目录 > 学生及家长相关 >
生涯规划教育及升学就业辅导
-
生涯规划教育
-
商校合作计划
< 返回
目录 > 学生及家长相关 >
安全事宜
-
学生安全
-
校巴服务
< 返回
目录 > 学生及家长相关 >
非华语学童
-
非华语学童教育服务
-
最新资讯
-
概览
< 返回
目录 > 学生及家长相关 >
计划及设施
-
计划
-
设施
< 返回
目录 > 教师相关 >
资格、培训与发展
-
资格
-
培训
-
发展
< 返回
目录 > 学校行政及管理 >
政策文件及报告
-
审计署署长第三十九号报告书小学教育
< 返回
目录 > 公共及行政相关 >
招标公告
-
招标公告
-
工程招标公告
主要內容
< 回上页

[资料库] 立法会:教育统筹局局长就「教育政策」动议辩论之发言

立法会:教育统筹局局长就「教育政策」动议辩论之发言

  以下是今日(十二月三日)立法会会议上,教育统筹局局长李国章教授就「教育政策」议案之发言全文(只发中文稿):

 

主席女士:

  很多谢张文光议员、梁耀宗议员、张宇人议员,以及各位议员刚才提出的意见。自1997年以来,香港特区政府在教育方面的投资持续增长。教育经常开支(不包括建校)由1997/98年度的367亿元,增加至2003/04年度的493亿元,增幅达34%。因此,指政府未有履行在过去的《施政报告》内对教育作出投资的承诺,这种说法并不正确。

  2004/05年度的教育拨款,与去年比较,数额相若,有关数字会在明年三月《财政预算案》发表时公布。

整体教育经费

──────

  正如行政长官所言,教育是投资,而非开支。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香港必须循知识型经济的方向发展,继续投放大量资源于教育和人才培训方面,以维持和提高竞争力。因此,我们在削减教育经费的问题上,将会特别小心处理,确保在整体社会资源分配、教育质素和社会长远利益之间,取得合理的平衡。

  我必须强调,我们非常重视教育,因此不愿牺牲教育质素,并答允不会不合理地削减拨款。

  然而,当前财赤问题严重,财政司司长较早前估计本年度赤字可能高达780亿元,要在2008/09年度达至收支平衡,必须大力控制开支,所有政府部门的经营支出都须予以削减,平均减幅为11%。

  由于教育的经常开支占政府整体经常开支约24%,若教育经费不作削减,则可以想像其他政府服务(如医疗、社会福利、保安等),必须作出更大幅度的削减,才能达到收支平衡的目标。于是,受影响的市民可能会问-

  教育以外的政府服务是否就不重要、或不需维持?大幅度削减这些方面的资源是否会严重影响服务质素?

  教育的经费是否已到了减无可减的地步?是否真的如有些人所说,连一分钱也不能减?

  最终这是整体资源分配的问题,政府当局要平衡各方面的利益并不容易,但也要尽力做好。在教育经费方面,我们的问题并非可否不削减,而是尽量在不影响教育质素的前题下,能削减多少。教育界也是社会的一部分,有责任与其他界别一起承担由于削减经费而带来的痛苦,并确保资源运用得宜,而且符合成本效益。

  要削减教育开支,我们首先从教育统筹局内部做起,在2003-2004财政年度,教统局共节省了九亿元的经常开支。

  在教育服务方面,我们会按实际情况,例如有关服务的需求和效益等,检讨是否有削减经费的空间,而并非以「一刀切」的方式,要求所有教育范畴作出同等的减幅。

  我们已开始约见有关团体,听取他们对削减教育经费的意见,希望能够以更少资源,把工作做得更好。

中小学小班教学

───────

  关于中小学小班教学的问题,从教育方面来说,小班教学实在是一个关乎教学策略与学习成效的专业问题,在配合适当的教学策略下,它可以增加师生的互动,让老师给予学生个别化的照顾,因材施教。至于一些中小学因近年来适龄人口的下降,在面对缩班的情况下,要求实施小班教学,是把一个学位供求及家长选校的问题与专业教学的问题混为一谈。两者实不能相提并论。我们更不赞成把小班教学视为解决超额教师问题的方法。

  可能有人会问,既然政府并不怀疑小班教学的好处,为什么还不全面推行小班教学呢?这是因为按目前的财政状况来看,我们不能不小心为各项教育服务定优次。同时,我们必须更严谨地考虑各项教育措施的成本效益及机会成本。固然,有人认为中、小学生人口下降是不用额外投放资源推行小班教学的黄金机会,但亦有人认为既然中、小学生人口下降,资源应调拨到其他地方。

  曾经有外国学者比较以相同的资源投放在不同教育项目的成效,其中包括改善师生比例、提升教师资历等,结果显示,改善师生比例的成效远逊其他措施。全面小班教学所需不菲,在很早全面在初小(K-3)推行小班教学的美国加里福尼亚州,有不少地区因为实施小班教学而需放弃其他措施以应付小班教学的支出,也有一些地区因赤字庞大,要继续落实小班教学措施,面对一定困难。小班教学已对州政府及地区造成沉重的财政负担,但对提升学生表现的影响并不显著。

  我相信加里福尼亚州这类的情况是极有可能重现于香港。以小学教育为例,我们每年投放在以英语为母语的教师、学校发展津贴、及领导课程发展的学位教师三项措施的总数,也不足以支付在小一至小六全面实施小班教学涉及成本的三分之一。我们得考虑清楚,是否值得放弃这些以至更多的现行教改措施,去推行小班教学。

  大家都清楚明白,我们实在没有足够资源可以全面地在中小学实行小班教学。但是,我们亦不希望纯粹因为小班教学涉及庞大的资源及机会成本而把它束之高阁。因此,我们正以务实的方法探讨如何在我们能够承担的情况下,在小学实行小班教学。

  我们预算在明年初向本会的教育事务委员会报告这项研究的初步结果。

高中及大学学制检讨

─────────

  关于高中及大学学制的问题,我们明白教育界人士普遍认同三年高中和四年学士学位课程的学制。教育统筹委员会专责检讨高中学制的工作小组已于本年5月发表报告,支持推行有关学制的改革,认为有助为学生提供更连贯和丰富的高中教育,并提供空间以加强和扩阔大学教育。这将全面提升学生的质素,培育他们面对全球知识型经济的挑战。

  我们理解部分人士希望尽早落实有关学制改变,因此我们已积极与中学和大学界别商讨,如何和何时落实这项措施。当中涉及多方面因素的配合,包括高中课程和公开考试的设计、学校和教师的准备、增建校舍,以及大学和其他专上教育机构的配合等。要推行这些改革,须投入大量资源。相信政府及社会各界均须作出承担。

高中及大学学费调整

─────────

  现时,我们并无增加高中和大学学费的计划。

  高中学费以及教资会资助院校的学费,一直冻结在1997/98学年的水平。

  根据现行的政策,政府提供全面的学生资助计划,确保学生不会因未能负担学费而失学。

撤销对副学位课程的资助

───────────

  经过去年的「高等教育检讨」,当局决定逐步撤销对一般副学位课程的资助。不过,一些开办成本较高、满足人力市场需求,或有保存价值的课程,则会继续由公帑资助。另外,在撤销资助之前已入学的同学,亦不会受影响。

  我们作出上述的决定,并不是为了节省资源以解决财赤问题,而是我们考虑到,随着专上教育界别的迅速发展,很多课程可以用自负盈亏的模式,以更具成本效益的方法提供。因此我们认为有需要腾出资源,让更多学生能够以不同形式获得政府资助,同时让整个专上界别,有更公平的发展空间。

  现时,我们已为修读自负盈亏专上课程的学生,提供了助学金和不同形式的贷款。自2001年有关计划推出以来,至今年9月,我们已向他们批出总数达8亿元的助学金和贷款。我们亦已承诺,日后从撤销副学位课程的资助中节省的资源,将透过改善学生资助,重新投放在副学位学生的身上。

  当局一直致力协助院校开办自负盈亏的专上课程,并为此推出了一系列的支援措施。过去两年间,我们已经同意以象征式地价,以公平竞争的方式批出土地予四所院校;有关的新校舍在未来几年落成后,可为9000个专上学生提供更完善的校园生活。此外,十多间办学机构已获提供总数约23亿元的免息贷款,以作发展校舍和添置设施之用。同时,我们亦预留了3千万元,津贴办学机构的学术评审开支。

  上述的支援措施将会继续推行。院校如果计划把它们目前的副学位课程,过渡至以自负盈亏模式继续开办,我们欢迎它们按有关程序,向政府申请各项资助。

  至于过渡的时间表,由于撤销副学士学位资助,目的是令资源得更公平地分配,使更多学生受惠,我们希望能在一段合理的时间内,达到这个目标。事实上,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教资会)的独立专家小组,在检讨现时由香港城市大学及香港理工大学开办的教资会资助副学位课程时,是经过多个月的研究,用了客观的标准细心检视,并谘询了两所大学的意见后,才订出现时的时间表。我们不应随便否定独立专家小组的客观建议。我们理解城大校董会成立的专责工作小组,已差不多完成开办自负盈亏课程的财政可行性和有关事宜的研究。我们将密切留意城大的最后计划,并提供适当协助。

缩减建校计划

──────

  政府的建校计划,质和量的目标同样重要。在质方面,我们要发展「一条龙」学校;迁移或重建陈旧及低于标准的校舍;以及发展优质直接资助学校以及私立独立学校,以在教育体系引入多元化发展和市场机制,以期让家长和学生有更多选择。在量方面,我们要为适龄学童提供九年免费普及基础教育;在2007/08学年全面实施小学全日制;以及为所有有足够能力和有志继续升学的中三学生,提供高中及职业训练资助学额。在推算学额供求时,我们会充分考虑到未来人口及适龄学童数字的变化,以不时调整建校计划。

  我们清楚理解,按政策推行建校计划,可能会在个别地区,带来或增加剩余学额。政府要实践提供优质教育的承诺,着眼点不单在于学额的供求是否配合,更在于提升办学的质素。学额的供应上保持合理的空间,可让家长在安排子女入学时,有真正的选择;新建的现代校舍,可供现有办学情况理想的学校作迁校之用,也鼓励优质办学团体加入树人的行列,为教育界提供新陈代谢的机会。

调拨优质教育基金以补助教育经费开支

─────────────────

  就有建议调拨优质教育基金以补助教育经费开支的意见,我希望在这里解释及澄清。优质教育基金自1998年成立以来,其目的是为教育界(包括学前、小学、中学及特殊教育)所提出值得推行及创新的计划,提供资助,并不是为教育经常开支而设。如果要优质教育基金负担教育经费,其必然后果是基金的结余会快速被消耗,长远而言,优质教育基金将无法贯彻其原来的目标。若日后要维持基金的目标,政府少不免要额外注资,但是面对紧缩的经营支出,政府将来对基金注资的机会微乎其微。

优质教育基金除了在教育改革的领域上作出了贡献,亦提供了不少就业的机会。使用优质教育基金以应付教育经费是短视的要求,同时,亦妨碍了教育界不断创新和推动教育新理念的进程。

  至于有议员建议动用外汇基金的盈余,《外汇基金条例》已订有具体条文,规管外汇基金的用途。雄厚的外汇储备提供稳固的基础,维系本地和海外人士对港元的信心,尤以在渐趋波动和不稳定的国际金融环境情况下为然。为香港的利益着想,外汇基金必须有充足的资源,以确保本港的货币金融体系稳定和完整。

  多谢主席女士。

二○○三年十二月三日(星期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