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 返回
目录 > 有关教育局 >
表格及通告
-
表格
-
通告
< 返回
目录 > 有关教育局 >
年度开放数据计划
-
年度开放数据计划
-
公共资料
< 返回
目录 > 课程发展 >
主要教育层面
-
幼稚园教育
-
小学教育
-
中学教育
< 返回
目录 > 课程发展 >
评估
-
基本能力评估
-
参考资料
< 返回
目录 > 学生及家长相关 >
生涯规划教育及升学就业辅导
-
生涯规划教育
-
商校合作计划
< 返回
目录 > 学生及家长相关 >
安全事宜
-
学生安全
-
校巴服务
< 返回
目录 > 学生及家长相关 >
非华语学童
-
非华语学童教育服务
-
最新资讯
-
概览
< 返回
目录 > 学生及家长相关 >
计划及设施
-
计划
-
设施
< 返回
目录 > 教师相关 >
资格、培训与发展
-
资格
-
培训
-
发展
< 返回
目录 > 学校行政及管理 >
政策文件及报告
-
审计署署长第三十九号报告书小学教育
< 返回
目录 > 公共及行政相关 >
招标公告
-
招标公告
-
工程招标公告
主要內容
< 回上页

香 港 电 台 播 放 节 目 - 香 港 家 书

教育统筹局局长李国章教授 香港电台广播节目 - 香港家书 给司徒老师的信


司徒老师:

我真希望你会听到这封写给你的信。你老人家身体和精神都好吗?

当年我出任大学医学院院长和校长的时候,你都曾来信鼓励,这对我来说是极大的惊喜,因为想不到四十多年前教我体育的中学老师,仍记挂着我这个学生。只可惜你始终没有留下电话号码或者地址,所以我一直没法回信,向你道谢。如果这次你听到这封信的内容,你一定要联络我啊!

这么多年来,你与母校其他老师和同学有没有联络呢?母校已于前年转为直资中学,听说校内也有不少革新,正打算筹款于新校址兴建校舍。

毕竟是四十多年了,社会不断在演变,学校又怎能一成不变,教育又怎能墨守成规呢?我未出任教统局局长之前,香港已开始推行教育改革,其中一项影响学校运作的新猷,叫做「校本管理」,在教育界已讨论了超过十年。教统局于去年十二月向立法会提交了有关的条例草案,待通过成为法例之后,所有中小学就可按规章进行校本管理了。

「校本」,顾名思义就是以学校为本位;我们都知道,教育是细水长流的工作,很多改革目标也不能一蹴而就;加上每间学校的办学理念、教学作风、学生背景,或者文化宗教传统,都不尽相同,各有特色,所以不会有一套可适用于全港学校的管理和革新方法。惟有给予学校足够的自主权和灵活性,它们才可以按本身的需要去管理校务,按各自的情况去订定缓急轻重,有效地运用资源,逐步落实教改的目标。

在讲求自主和灵活的同时,我们也强调透明度和问责性。也就是说,学校管治架构的权责要清晰,议事程序要公开,不同的意见要得到反映;一个由办学团体代表、教师、家长和校友等合组而成的管理层或者校董会,就最能保障学校管治的透明度和问责性,最能掌握学生的真正需要,最能体现校本管理的精神。

司徒老师,时代真的不同了。你可记得四、五十年前,校长差不多等于是学校的终极权威,校董会亦不是一般老师和同学所能接触和认识的,家长教师会更是凤毛麟角。那时,非官立学校的管治,大都交由有关的办学团体按教育条例来决定,由校长执行。

如今社会不断进步,资讯广泛流通,要求民主和开放的声音也越来越大。另一方面,教育面对全球一体化,知识爆炸,和经济转型等大潮流的冲击,很多固有观念起了翻天复地的变化,也为学校和家庭带来很多难以独立解决的青少年问题,不少教育工作者和家长都冀望可以更直接地参与校政的决策工作,一起为年轻人的健康成长作更多贡献。

最近,我们与不少家长团体代表和教师会面,发觉他们对校本管理的条例草案期待已久,极为支持。

校本管理固然是大势所趋,但传统上主导校政的一些办学团体,也许会因此感到有些不自在和不放心,恐怕开放校政后,本来的办学理念容易受到冲击,议事过程亦有可能越来越政治化。这些疑虑,我作为教统局局长是有责任解开的。

首先,条例草案赋予办学团体全权去制订学校的抱负和办学使命,以及草拟校董会的章程;法团校董会则负责管理学校的运作。法团校董会的成员多达六成可经由办学团体提名委任,余下的则由学校的教师、家长和校友等不同组别各选一名代表出任。这一方面保障了办学团体的教育理念得以彰显和维持,另方面也确保学校的管理层有足够的代表性。

但由办学团体委任六成校董,会不会构成一面倒的支配权呢?为了引入制衡,法例会赋予教统局常任秘书长审批校董会章程的权力。常任秘书长是独立和政治中立的公务员,不会偏帮任何界别的利益。而为了进一步显示公平和公正,条例草案亦容许办学团体向一个上诉委员会提出要求,复检常任秘书长的决定。

事实上,目前很多学校的校董会已加入教师或家长代表,以充分汲纳他们的能量,改善学校的运作。这些学校的经验显示,选出来的家长及教师校董都能与其他校董融洽相处,紧密合作,为学生谋求最大的福祉;有争议时,大家可按办学团体所定的学校抱负和办学使命为依归,理性协商,避免把问题政治化。

在现代的民主社会里,家长式管理制度已经不合时宜。我们每个人都要与时并进,培养积极合作和真诚参与的精神,尽量摒弃成见与猜疑,以团队精神去完善我们的学校管治。推行任何教育改革时,更要视有关人士为重要的合作伙伴。

我们非常感激本地办学团体多年来为香港教育作出的重要贡献,更绝对尊重他们的办学理念和宗旨。我相信,只要大家开诚布公,互谅互让,是没有办不成的事的。那些对教育充满热诚,愿意为校政献出宝贵时间及专业知识的家长、教师和社会人士,绝对是一股建设力量。他们的热诚我们应该予以肯定,他们的观点我们绝对应该考虑,这正正是校本管理条例草案的精神所在。

司徒老师,四十多年来,我们看到母校有所守,也有所变;守的是立校的基督精神和教育理念;变的包括了运作的模式,管理的方法,教学的工具,能量的来源。我们希望校本管理能协助所有学校在变中能守,在守中求变,不断追求卓越。

很多谢老师你对我的关心依旧;但是岁月总会在我们身上留下痕迹,很想亲自去探访你,让你看看当年淘气的少年学生今天的样子,也看看老师是否仍如昔日般声若洪钟,精神矍铄。

学生
国章敬上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