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 返回
目录 > 有关教育局 >
表格及通告
-
表格
-
通告
< 返回
目录 > 有关教育局 >
年度开放数据计划
-
年度开放数据计划
-
公共资料
< 返回
目录 > 课程发展 >
主要教育层面
-
幼稚园教育
-
小学教育
-
中学教育
< 返回
目录 > 课程发展 >
评估
-
基本能力评估
-
参考资料
< 返回
目录 > 学生及家长相关 >
生涯规划教育及升学就业辅导
-
生涯规划教育
-
商校合作计划
< 返回
目录 > 学生及家长相关 >
安全事宜
-
学生安全
-
校巴服务
< 返回
目录 > 学生及家长相关 >
非华语学童
-
非华语学童教育服务
-
最新资讯
-
概览
< 返回
目录 > 学生及家长相关 >
计划及设施
-
计划
-
设施
< 返回
目录 > 教师相关 >
资格、培训与发展
-
资格
-
培训
-
发展
< 返回
目录 > 学校行政及管理 >
政策文件及报告
-
审计署署长第三十九号报告书小学教育
< 返回
目录 > 公共及行政相关 >
招标公告
-
招标公告
-
工程招标公告
主要內容
< 回上页

第一届香港校长研讨会演辞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九日 (星期五)
第一届香港校长研讨会
教育统筹局局长李国章教授演辞

Professor Morris、王 䓪 呜博士、陈黄丽娟校长、柳志强校长、郑燕祥教授、各位嘉宾、各位教育界的朋友 :

  很高兴参加第一届香港校长研讨会的开幕礼。今天一整天的活动,都是为校长的专业持续发展而安排的,得到在座这么多中小学校长和副校长,这么多学者专家和前线教育工作人员的支持和参与,实在令人感到鼓舞。

  踏入廿一世纪,知识更新和转化成为生产力的速度,是有增无减。有研究指出,过去卅年间,人类新增知识的数量,已超过过去二千年人类所积累知识的总和。各地社会、企业,以至个人的发展,愈来愈依赖知识和新科技。在知识爆炸,经济转型和全球一体化的大环境下,教育事业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在培育人才和鼓励终身学习、持续进修方面,肩负特别重要的责任。世界各地的教育制度,正纷纷在寻找新方向,推行新方法,以应付新世纪知识型社会的挑战。

  香港也不例外。过去几年,我们已经推出了多项教育新政策,新措施,当中很多都受到教育界同工的认同和支持,虽然有部分前线教师对种种的变革感到压力大,吃不消,但都了解教改是必须的,可以为学生带来很多好处。

  教育是「百年树人」的大业,教改的成效也需要时间来证明;我们很明白在落实各项改革的过程中,政府的阐释工作、沟通工作和支援服务,永远是可以做得更多和更好的,我们亦会朝这方面继续努力。但我们亦不要忽略在教改的过程中,除了政府的策划,前线老师的实践之外,还有一个十分重要的环节,就是学校校长的领导和管理了。

  相信在座各位对「校本管理」,都不会感到陌生。它背后的理念是权力下放,让每间中小学在资源分配、课程发展、员工培训,以及专业管理各方面,都可享有更大的自主和弹性,得以有效地提供优质教育。在整个校本管理的构思之中,学校是自我管理、自主发展的主体;校长也就成为教育改革的领航人。他要懂得怎样透过新措施去贯彻办学团体的办学精神,怎样动员家长及校友的积极性去促进教改,怎样按校情去订定各项改革的优次缓急,以免教师过劳,以及浪费精力于成效不彰的项目之上。他的领导能力可以影响教师的士气和团队精神,他的管理技巧可以左右学校日常运作的效率,他的人格素质和修养可以陶染整间学校的气氛、风格,以至形像。另一方面,我们的社会日趋开明,资讯广泛流通;很多有关学校管治、专业问责等的观念都起了巨大的变化,公众对校长的期望亦有别于从前。校长的角色既然如此重要,他们的专业发展,更应该是持续不断,与时并进;这与整个教改所强调的终身学习,不谋而合。今天这个研讨会,可以说是校长持续专业发展的一个新里程,必定可以为香港的教育事业带来新气象、新活力。

  各位,校长的领导和管理能力固然对教改非常重要,但如果缺乏资源的配合,多能干的校长恐怕也是举步维艰。行政长官曾一再强调,教育的开支是一项投资,对香港的长远发展极为重要。我也想藉今日这个机会,向各位介绍一下这几年特区政府对教育的「投资」,以及各个教育界别今年所面对的财政情况。

  在 2004/05年度,教育的经常开支仍占政府经常开支的最大比重,达到24.2%,拨款总额是491亿9千万元,与2003/04年度差不多。如果连同非经常开支在内,总开支预算就是595亿4千万元,占政府整体开支的23%。

  政府在有 490多亿元财赤的情况下,仍然维持与今年相若的教育拨款,我们绝不可以说政府对教育没有承担。

  但拨款与今年差不多,是否就表示教育界在 2004/05年度不需要节约呢?当然不是。

  首先,来年多项经常开支会有增长。除了学生资助个案增加,以及教职员工增薪点递升这类自然增长需要照顾之外,我们还需要履行已作出的承诺,优化多项服务,以及推行新措施。这些包括继续推行全日制小学,为每间小学提供一名外籍英语教师,资助设立课程统筹主任的职位,进行学校改善工程,以及推出小班教学试验计划等等,预计共需要 20多亿元的额外开支。

  既然教育经费只是与今年的相若,我们要怎样才可以从教育封套内的拨款挪出这 20多亿元呢?难道要冻结薪级点吗?难道不再接受新的学生资助申请吗?又或者要终止一些进行中的教改?这些都并非可行的方案。

  很明显,在财赤压力下,我们强调的是节省,不是削减。教统局必须重新检视所有开支,重订优先次序,于可节省的地方尽量节省;而腾出来的一分一毫,都将投回教育事业,去应付那开支增长的项目。

  节省实在是极不容易,因为现时 95%的开支是直接用于学校和学生身上,包括教师薪津和学生资助。教统局及相关行政机构的日常运作经费,仅占总开支的5%。

  无论怎样困难,也总得要节约。教统局于是从自己做起,透过一系列措施,于 2003/04年度率先减省了9亿6百万元的经费。但2004/05年度的节省目标是21亿5千万元,那即是说,2003/04年度所节省的经费再要继续减省之余,我们和学界还需要透过资源重整,多再节省12亿5千万元。

  在各个教育界别之中,大学于今年之前并未直接受到节约开支的影响。但 2004/05年度政府拨给大学的资助额将会减少10%,从而可节省8亿9千万元。

  至于基础教育,在目前香港学生人口下降的情况下,我们的出发点是希望确保每间「足额收生」的学校不受影响;但学生人数少的班级就会进行整合,收生不足而导致成本高的学校也将会停办。

  综观 2004/05年度政府一般收入帐目中的教育开支预算,大家会发觉支出比重最大的,是中学教育的34%,接着是小学教育的23%,大学教育亦占21%。相对于2003/04年度,全面节省之后再投放于基础教育及学生资助的经费,更会有14亿元的实质增长,从中可见到政府对优化基础教育的极大决心。

  至于大学教育方面,我们十分理解各大学的财政困难,更早于 2003/04年度成立了10亿元的等额补助基金,按各院校筹得的私人捐款,另外提供等额补助。换言之,虽然八所院校从教资会获取的拨款少了10%,但从捐款及政府的等额补助,却可取得20亿元的经费,相信有助于缓和减资的影响。

  由此可见,虽然基础教育、专上教育及大学教育各个界别都需要节省,但我们调拨给这些界别的经费都是有所增加的。

  回顾 1996/97年度起的八年里,教育经费差不多是逐年增加,经常开支由337亿8千万元,增加至2004/05年度的491亿9千万元,增幅达46%。如果包括非经常性开支在内,增幅高达57%。特首对教育的重视,实在是无可置疑。

  这段期间,我们推出了多项优化教育的措施,主要包括小学教师学位化、全日制小学、中小学外藉英语教师计划、资讯科技教育,以及学校发展津贴等,深受教育界欢迎。

  展望未来,我们会配合政府的灭赤措施,按教育封套内的拨款额,继续厉行节约、善用资源;所有省下来的款额将用以应付必不可少的增长,以及改善现有服务,并推行优化教育的新措施。

  尽管资源紧绌,教统局将确保教育服务不受影响,并致力不断提升教育质素。我们会努力争取各位校长、教师、家长,以及教育界有关团体的理解、谅解和合作,以应付当前的困难。我们共同的目标,是更有效地运用资源,让学生受惠更多。

  多谢各位。